标普信评陈红珊:构建国际接轨评级体系 助力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市

2020-09-26 10:23:37 来源:上海证券报·中国证券网 作者:常佩琦

 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“我们期望能打造中国的信用基准。”

  标普信用评级(中国)有限公司(下称“标普信评”)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陈红珊信心满满。2019年1月28日,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对标普信评予以备案,这被视为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标志性事件。标普信评的进入,被市场各方寄予了改变债券市场评级沉疴的期待。

  作为首家获准开展境内债券评级业务的外商独资信用评级机构,标普信评展业已逾一年。这位在中国债券市场的新玩家,业务进展如何?评级方法本土化的情况如何?带着诸多问题,上海证券报独家对话了陈红珊。

  构建与国际接轨的评级体系

  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规模的中国债券市场,正迫切需要改善其评级体系。这种需要不但来自于自身发展,也来自于蜂拥而入的境外投资者。然而,境外机构青睐的品种主要为国债、政策性金融债等高等级债券(占比达95%以上),对中国信用债持仓较少。

  有外资机构人士表示,较少配置信用债的原因在于其透明度与流动性不够强,评级体系不够完善。就此,陈红珊表示:“可信赖的评级是资本市场的基础设施之一,应该发挥风险定价、揭示信用风险、提高市场效率等重要作用。”

  陈红珊称,标普信评拥有标普全球基因,秉承着“独立、透明、客观”的评级理念。她介绍,标普信评进入中国以后,首先做的就是制定标普信评本土化的评级方法论。

  “根据3000多家已在境内发行过债券的企业的公开资料,标普信评对这些企业做了案头分析,发现这些企业的潜在主体信用质量中位数位于BBB。根据我们的评级体系,在经济和行业环境相对稳定的情况下,BBB发行人的信用状况通常在未来两年内具有一定的稳定性。”她表示,国际投资者熟悉标普的评级符号,上述案头分析能帮助外资更好地理解中国信用债市场。

  不过,BBB的中位数与国内评级机构的结果大相径庭,这让许多市场参与者一时之间难以接受。2006年出台的《中国人民银行信用评级管理指导意见》显示,BBB级是指偿还债务能力一般,受不利经济环境影响较大,违约风险一般。“我们的评级体系与上述文件一致,但被市场接受还需要时间。”

  为了让市场接受标普信评的评级方法与理念,陈红珊和她的团队做了大量市场交流工作。“我们不仅和国际投资者保持密切联系、解答他们的疑问,也通过各种研讨会来和国内的各类发行人、投资人、承销机构交流评级观点。”

  “标普信评的使命是打造中国的信用基准。”陈红珊表示,如果市场各方慢慢接纳了这个基准,相信有助于促进二级市场的流动性实现良性循环。

  争议本土化评级

  为何对中国境内市场采用单独的信用评级方法和标准?标普信评展业后,很快就遇到了市场的争议。

  相关文件显示,标普信评以在全球推行的信用评级方法和标准为基础,制定了针对中国市场的评级方法和标准,但与其国际评级方法和标准没有映射关系。

  以标普信评入华后首个境内评级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为例,工银租赁获主体信用评级AAA,展望稳定。标普全球曾在境外市场给予工银租赁主体信用评级“A/A-1”,与标普信评在中国境内的AAA级评级有较大差异。

  为何同一个主体的境内境外信用等级截然不同?

  陈红珊解释说,标普境内境外的信用原则在本质上一样,只不过一个是“本土评级体系”,另一个是“全球评级体系”。全球评级是基于全球比较,需要包括国别风险、制度框架等与不同国别司法管辖相关的因素,对于具体企业的评级,通常不会高于其所在国主权信用评级这一“天花板”。但是本土评级是针对中国境内市场,因此拿掉了国别风险等因素。“两者涵盖范围不同,不能直接类比。”

  “不同企业在同一个国家里相互比较,是无需考虑国别风险的。因此,区分度也会更好凸显出来。”陈红珊打了个比方,说本土评级体系就像拉皮筋一样,可以拉得更长,资质最好的发行人就会出现在皮筋一端,资质疲弱的发行人则出现在皮筋另一端,区分度也就自然被拉开。

  “其实民企很欢迎标普信评”

  对于标普信评在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,陈红珊充满期待。

  “我们通过和市场参与者交流后发现,其实很多发行人包括民企都很欢迎我们。” 她表示,中国的信用文化尚不完善,过于集中的高评级无法准确展示优质企业之间的信用差异,有些优质发行人并不会因拿到市面上的AAA评级而骄傲。

  “市场上有一种误区,大家认为民企不会接受标普信评。其实民企也很欢迎我们,他们也期待高收益债市场的形成。”陈红珊说,标普信评评级是透明的,评级上调或降级的原因都会明确写进评级报告。

  如果一家民企的公司治理足够好,业务发展前景也不错,也有可能被投资人青睐。“也就是说,虽然评级较低,但相应收益率也比较高,想要博取较高收益率的投资人会感兴趣。从今年发行情况来看,这类企业在境外的发行还是很活跃的。”陈红珊说。

  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,标普信评的一大优势便是出身自国际评级“世家”,有着深厚的国际投资人客户群体。陈红珊表示,“我们跟4000多家全球机构投资者保持着密切交流,他们熟悉、也认可标普的评级方法论。标普信评可以帮助境外投资者更快更好地熟悉境内市场,从而吸引更多境外投资机构投资中国债市。”

  某只债券有风吹草动,评级很可能会断崖式下跌,这种现象在中国债券市场已是屡见不鲜。“这种‘评级悬崖’说明评级没有发挥及时向投资者揭示风险的作用。”

  陈红珊说,标普全球展业历史长,积累了充足的数据来验证评级的稳定性和前瞻性。一个企业在违约之前的评级是如何迁移变化,标普全球会有相应的数据来佐证。

  “由于标普信评进入中国时间较短,数据积累较少。不过,我们应用自己的评级方法论对五家典型公司进行了案头分析,分析的时间起点为违约或发生其他重大风险事件之前2-3年左右,以展示违约前公司业务、财务风险的变化和各项事件对其潜在主体信用质量的影响。”陈红珊说。

  该公司提供的一份题为《鉴往可以昭来:复盘企业违约征兆》的复盘报告显示,标普信评在做案头分析时,在理论上于2018年将康美药业潜在主体信用质量下调至BB-,降级反映公司自身以及母公司杠杆率快速上升,同时“存贷双高”也使标普信评对其现金是否可以用于偿付债务产生怀疑;2019年4月,再次下调潜在主体信用质量至CCC,降级反映了标普信评认为该公司再融资风险上升。

  在现实中,2020年2月3日,康美药业未能如期偿付“15康美债”回售本金及利息,宣告正式违约。“这也证明我们的评级方法论是可信赖的、具有前瞻性的。”陈红珊说。(常佩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