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锦秋:应让市场在无干扰环境下寻找IPO节奏

2017-06-06 09:01:10 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:

  近日证监会核准了4家企业的IPO申请,募资总额不超过15亿元,新股发行节奏进一步放缓。笔者认为维持一定IPO节奏比较重要,IPO是推动A股市场健康发展的重要工具。

  不妨先拿A股市场与印度股市做个对比。A股市场主要有上交所和深交所两大交易所;印度全国性市场主要有孟买证交所和国家证交所,这两家交易所均位于孟买,国家证交所的上市公司也基本都在孟交所上市。笔者通过汇总截至今年2月底的数据得出:沪深交易所上市公司3137家、总市值78362亿美元、期间股票交易额21515亿美元;印度两家交易所上市公司5800家左右、总市值17600多亿美元、期间股票交易额1494亿美元。

  通过对比可知,目前A股市场的上市公司总量还并不多,这主要是因为印度证券市场发展时间有一百多年历史,而A股市场发展时间只有区区二三十年,也说明今后A股市场还存在一定的吸纳上市公司空间。当然,A股市场承载力肯定有个底线,不能永无休止增加上市公司数量,在发展到一定数量之后就应维持一个平衡、不应再增加,但这种平衡不是维持一潭死水、而是一种动态平衡,要将好的新公司吸收进来、同时将差的公司剔除出去。印度上市公司退市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违规后受到处罚,建议A股市场可以借鉴,不仅重大违法上市公司要退市、小毛病不断的公司也应强制退市。

  每次股市下跌,股民和一些舆论就会怪罪于新股发行,在舆论压力下监管层就只能放缓IPO节奏甚至暂停IPO。笔者认为,新上市公司越来越多,当然会拉低垃圾股、壳股价格,股票供求关系改变对这些股票的价格构成最为直接的影响。但新公司上市对绩优蓝筹股的价格影响甚微,因为一些绩优蓝筹股的回报甚至超过债券,其价值不因外界因素变化而改变。价值是一种客观存在,IPO导致股市崩盘论纯属危言耸听。

  应该说,目前“大小非”、“大小限”持有的市值比例还比较高,甚至占到多数比例,随着时间推移,股票就可能逐渐流转到散户手里。如果股票泡沫过高,这对股民利益构成直接威胁,因此,维持IPO一定节奏,消除垃圾股、壳股泡沫,这对投资者其实有利。

  当然,目前A股市场存在炒新痼疾,一些企业趁投资者对新股盲目追捧混入股市,投资者选来选去,最后还是选了一堆垃圾。如此,IPO就失去了意义。因此,要防止平庸公司或垃圾公司通过IPO进入A股市场,让更多好公司尽快进入A股市场,这方面应建立竞争上市机制。

  印度股市由于上市公司数量较多,小盘股稀缺性荡然无存,小盘股相比大盘股甚至存在三成以上折价。此前A股上市公司还较为稀缺,每家上市公司都隐含一定壳价值,使得小盘股估值较市场平均水平要高得多。今后这种状况随着IPO的持续将会有较大改变,大盘股、小盘股的估值差异将逐渐缩小,也就是说大盘股与小盘股的市盈率应该差不多、甚至反超。

  此前A股市场小盘股甚至成为成长股代名词,但这主要是利用定向增发的制度漏洞,持续圈钱摊大饼,根本不是内在竞争力的提升,高成长名不副实。现在定向增发政策规范严格,这个做大方式基本被封堵。其实小盘股占领的市场规模偏小,抗风险能力不足,做大做强的概率并不高。相反,大型公司并非就没有成长性,行业发展的马太效应让强者恒强,弱者只能是被淘汰出局命运。

  现在IPO节奏放缓,不少股评人士又开始忽悠散户炒作次新股。A股换手率相比印度股市要高得多,有些次新股单日换手率甚至达50%以上,基本就是一个个庄家组织的“赌局”,消耗了大量交易费用。在炒高之后,庄家和“大小限”还会联手“伏击”,可能逼迫监管层再次放松IPO阀门,陷入恶性循环。

  此前证监会针对次新股等恶性操作部署2017年专项执法行动并公布第二批案件,近日最高法表示抓紧起草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等犯罪的司法解释。因此,笔者建议有关部门依法打击炒新操纵行为,让市场在没有操纵等干扰环境下自由寻找IPO节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