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来收益超90%就靠三个关键词 广发基金刘格菘畅谈领跑之道

2019-09-30 08:11:24 来源:上海证券报 作者:朱文彬

 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。

  今年以来公募基金业绩的排名节奏在三季度被打乱了。上半年处于跟随状态的广发双擎升级,三季度展开黑马姿态,大肆赶超。截至9月24日,该基金今年以来回报率达到94.47%,高居全市场同类第一名。

  除广发双擎升级外,刘格菘执掌的另外3只主动权益基金(广发创新升级、广发小盘成长、广发多元新兴)今年以来回报均超过70%,在主动权益基金中排名前50。

  其实,广发双擎升级取得这一成绩有迹可循。去年底,上证报记者就对刘格菘进行了专访。彼时,他表示2018年为投资者提供了一个“黄金坑”的投资机会,2019年就是看投资眼光的一年,也是做成长投资最好的阶段。

  近日,记者再次对刘格菘进行了专访。精选赛道、持仓集中、持股周期长,是他投资制胜的三个关键词。

  刘格菘

  领跑:慢就是快

  上证报:你管理的基金今年业绩亮眼,4只基金进入全行业TOP50。其中,广发双擎升级以94.47%的收益率排在第一,请问业绩表现好的原因主要有哪些?

  刘格菘:我觉得主要原因有三点:一是高仓位,二是选对赛道,三是持仓集中。

  经过深度研究,我在今年年初确定以两大方向为抓手:一是选择当期具备可持续性、高景气度、独立或者逆周期增长逻辑的行业和个股,如新能源产业链(包括光伏、风电、新能源汽车)。二是逆向选取部分暂时处于商业周期低谷,但市场空间广阔、核心竞争力突出的龙头公司,例如部分医疗器械、医疗服务、半导体相关的自主可控产业链。三是持仓集中、持股周期长。对于看好的公司,我会深度研究,研究透彻了敢于下重手。从我的投资组合可以看到,持股相对集中,持股周期比较长,一拿就是好几年。例如,今年表现比较好的一只电子股是我在2017年四季度挖掘出来的,一直持有到现在。

  上证报:下半年的配置是否有一些变化?

  刘格菘:我在7月份对组合配置结构进行了调整,增加了电子行业的配置。超配的核心逻辑是科技龙头企业的产业链出现向国内转移的趋势,很多电子行业公司的半年报业绩预告超预期,其中包括PCB、半导体等。

  景气度提升的现象不单出现在零部件领域,在半导体封测领域也存在。半导体封测是最容易看到行业景气度的。调研发现,华为产业链将带动国内电子板块大概率走出业绩向上的周期。当企业盈利处于向上的周期,公司的估值又处于合理阶段,就有比较高的配置价值。

  上证报:从业近10年,你最深的体会是什么?

  刘格菘:最深的体会是要做伟大企业的持有者。

  2016年反思投资体系时,我意识到,二级市场投资有不同的赚钱模式:有些投资是赚宏观的钱,如周期复苏等;有些投资是赚估值的钱,如互联网、新兴行业等;有些投资是赚业绩的钱,慢就是快。

  以合理价格买入优秀企业,好于以低估价格买入一般企业。我愿意将时间和精力花在寻找优秀的公司上,伴随企业成长获得较好的投资回报,这样心里很踏实。

  投资:抓住核心

  上证报:能否详细介绍一下你目前的投资体系?

  刘格菘:我的投资体系是将宏观的数据分析和微观的调研信息结合起来,得出中观的行业比较结论,并基于行业逻辑挑选优质的龙头公司。

  第一步,根据宏观判断(高频数据、月度数据、季度数据)、政策边际变化(货币政策、流动性)、微观逻辑(市场情绪、风险事件、调研数据)三个层面的研究和分析,依据行业打分得出一个中观的行业比较的定性结论。

  第二步,结合微观定量研究,例如行业变化、政策变化、专家调研、上下游验证等方式,分析行业供需边际变化与竞争格局,判断行业的成长趋势,确定需要重点关注的行业。

  第三步,根据行业供需格局变化,将看好的行业分成两类资产:一类是效率资产,供需格局变化大。另一类是核心资产,供需格局平稳但成长趋势较好。

  第四步,在看好的行业中挑选出重点跟踪和研究的公司,并结合标的在某种情景假设下的盈利预期与历史估值百分位,确定效率资产与核心资产的权重,并动态调整。

  上证报:在A股市场,如何做好成长股投资?

  刘格菘:我认为,在A股市场进行成长股投资,最核心的关键词有两个:一是生命周期,二是成长壁垒。

  根据行业生命周期理论,行业的发展通常经历投入期、成长期、成熟期和衰退期四个阶段。其中,投入期和成长期是行业快速成长的阶段。2013年至2015年,国内一批新兴行业都处于成长期,包括视频、手游、新能源等,很多上市公司的市值比较小。当时做投资最重要的就是自上而下进行行业比较,集中投资处于高速成长阶段的风口行业。

  但现阶段,很多新兴行业的上升周期已经结束,很难再找到爆发式增长的行业。为此,需要在现存新兴行业中去寻找能做大的企业,前提是该公司具有核心竞争力,护城河要足够宽、足够深,这样不仅能享受行业稳定成长的红利,还能通过抢占市场份额实现更快的成长。所谓护城河,包括公司的治理结构、技术壁垒、渠道壁垒、品牌积淀等,无论是何种形式,核心表现为企业的成长壁垒。

  上证报:你在基金二季报中提到在效率资产和核心资产中寻找优秀公司,如何定义这两类资产?

  刘格菘:效率资产是指市场中认可度最高、年度表现最好的资产。它们的共同点是行业供需结构突然发生变化、行业基本面逻辑清晰以及需求爆发的持续性和周期性比较长,是值得中长期重点配置的赛道。

  核心资产是代表市场大方向的资产,如2006年、2007年的“五朵金花”,2013年至2015年的中小市值成长股,2016年至2018年的白马龙头股,这些资产都属于核心资产。底仓配置这类资产,大方向不会错,基本上可以与指数表现持平。另外,如果能捕捉到效益资产的机会,组合就会有阿尔法,算是超额收益。

  今年以来,我的组合中有医疗服务和光伏行业,这类核心资产的大方向比较好,行业格局清晰,行业增速看得很清楚,未来几年龙头公司应该会有较好的成长性。科技类的电子、计算机等板块属于效率类资产,复盘来看,一是具有板块效应,二是龙头公司快速成长,收入利润能快速兑现,成长性显著超越行业,是阿尔法收益的来源。

  后市:“掌握”科技

  上证报:7月以来,科技股走强,市场对科技行业相关公司的关注度提升,这背后的核心逻辑是什么?

  刘格菘:科技行业最近几个月备受关注,其核心逻辑有两点:一是科技龙头公司产业链出现向国内转移的趋势,并且很多电子公司半年报业绩预告超预期。二是安全可控领域的中长期投资机会。

  今年二季度,部分电子零部件公司的半年报业绩开始出现超预期,半导体封测的行业景气度出现回升。从中长期来看,科技龙头公司的产业链向国内转移或将带动国内电子板块业绩增长,迎来成长的黄金周期,类似于2011年至2012年的苹果产业链。

  另外,安全可控这个细分领域存在投资机会。从供给角度来看,经过几年的高投入以及优秀工程师的引入,软件行业龙头公司生产的国产操作系统的应用面大幅提升,芯片制造、芯片设计也有专门的生产工厂和设计团队,已初步实现自主可控。

  上证报:科技股行情往往具有较强的主题投资特征,这一波是脉冲式的主题投资还是中长期趋势?

  刘格菘:今年以来,科技行业在需求端出现的两大变化,是2018年之前没有出现过的:一是以科技龙头企业将产业链往国内转移,二是基于安全可控考虑出现的国产电脑、服务器的中长期替代机会。往后看两到三年,需求端的变化是科技行业龙头公司成长的最主要逻辑。

  今年只是科技股投资的元年。从驱动因素来看,这波行情也与过往有所不同。2013年至2015年那波科技股行情以产业驱动为主,很多公司受益于移动互联趋势下应用和流量的需求爆发,受益的是外延扩张的中小市值公司。这一轮由龙头公司产业链转移带来的需求扩张周期更长一些,确定性更强,受益的是过去几年有技术储备的龙头公司。

  上证报:科技龙头公司的涨幅很大,但也有一些品种滞涨,你觉得目前科技股到底贵不贵?

  刘格菘:在这一轮行情中,科技板块内部出现结构分化,龙头公司表现比较好。这是因为投资者坚持价值投资理念,大家会找有业绩支撑的龙头,不会去找没有业绩、纯炒概念的标的,以往“鸡犬升天”的行情不会出现。

  拉长时间周期来看,优质科技龙头公司的业绩会逐步显现。以软件行业的某龙头公司为例,从半年报盈利情况来看,估值可能贵了一点,但后续随着国产电脑业务陆续落地,公司利润会大幅提升。

  科技股与消费等核心资产的估值方式没有可比性。科技公司的估值要看未来产业格局,评估未来能做多大业务,占多大份额,在这种状况下估算稳态利润情况到底是多少,回头再看现在的市值是不是经济的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科技股的股价表现和盈利周期跟传统行业不一样,远超于盈利周期的变化。打个比方,科技股从拿到订单开始,股价就会有所体现。未来,随着科技龙头公司的业绩陆续兑现,优质公司仍会有不错的机会。

  综合来看,我认为,今年是补涨行情,明年一定是结构性行情,科技资产有望获得更好的表现。